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0年2月16日 晚上

做到知行合一真的挺难的

上周看VZOO,老杨说特斯拉股票的时候提到:想做到知行合一真的挺难的,我深表认同。老杨看好特斯拉股票后来因为美股的操作难度,没有购买而后悔。我自己也做了一些数字货币的储备,因为短期小幅的涨跌没有坚持自己的看法,做出一些没有必要的交易。当然了,也有自己的职业规划,但面对当前的舒适圈,并没有动力进行。

知行合一真的挺难的

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规划,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国家

信息爆炸的时代,对未来没有规划和想法,不保持学习到老的状态,很容易被社会淘汰。其实我们很多人是对未来没有规划和想法的,可能你有一份稳定的公务员或者国企工作,觉得国家不会不管我。但是之前看读者,有这样一段描述:

国二厂的全称是县国营第二碾米厂,响当当的大厂,进厂就发两套工作服、一双翻毛皮大头皮鞋。逢年过节,整箱整箱的国光苹果、整条整条的大青鱼放在仓库里,等职工搬回家。在我爷爷看来,那些做生意、跑单帮的,不过是暂时钻了政策的空子,国家早晚会回过头来收拾这帮投机倒把的。我爷爷坚信,个体户再有钱,不过是一时风光,国营大厂才是千秋万代的。

读者. 读者 半月刊 2018年冬季卷合订本(2018.19-24期) (Chinese Edition) (Kindle 位置 219-223). Kindle 版本.

谁想得到几十年后,那些国二厂,国三厂,早就不见了踪影,那你看现在的铁饭碗,像不像当初所谓国几厂?很难预测未来30年,甚至是10年会发生什么改变,也许是一条政策,就导致无数人没了经济来源。

有想法的人实践起来相当困难

事实上,现在步入社会的90后,有相当一部分,很有危机意识,对未来有规划、有想法。但跳出当下或是高收入,或是铁饭碗的舒适圈,对规划想法付诸实践,很难,知行合一真的很难。我其实就是属于这一部分人,我有一份在当地收入还不错的工作,压力不大,不用加班,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。但真让你为将来的规划做一些努力时,总很难静下心或者是迈出那一步。觉得当下的状态真是挺好了,生怕做出的抉择不对,将来的生活可能还不如现在。

知行合一这件事,社会比学校难多了

作为一些学生,你知道你能做的,是好好学习,然后或是提升学历,或是尽早为找到一份工作努力。上学那会儿,可能觉得很难,有太多的诱惑了,游戏或是其他的,但是起码你目标是明确的,并且父母,老师、所有人也是支持你那么做的。

进入社会了,你未来怎么样,只能靠自己规划,没有人管你了。所以,在学校,你有明确的目标,去做就行了,并且有人教你怎么做。而进入社会了,你要先想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,然后结合一切资源,想明白怎么做。最后还要在家庭、父母等等各个方面做权衡,能不能放手做,放手做有什么困难。

生活怎么这么难。

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问我:“你的规划是什么”了

这篇文章为什么叫迷惘的26岁呢?因为我确实挺迷惘的,自己本身迷惘,加上父母也在给自己压力。但是真正有些击溃我的,是女票反复的询问:“你的规划是什么?我要你给我信心!”以及当前工作给我的不安全感。那么,我的规划是什么?

我是一名物联网工程(偏向于无线传感器网络)的本科生,却入了网络安全的行业。在一个清、北、中科院硕士博士的团队里打杂。在做的工作实际上,就是外行人看着高大上,内行看着觉得挺简单的工作。我觉得,自己工作了一年半了,除了自己负责的项目,代码量越做越大,能产出一到两篇专利,再没有其他提升了,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,晋升或是其他的渠道。我也不是码农,做前端、后端或是安卓、JAVA的,也许码农换个公司一样能继续工作,但我的工作方向太细了,也许辞了当下的这份工作,再去找一份类似的工作,相当艰难。你也许会说,考公务员呗?确实,但公务员现在的起点也很高,大部分也都是硕士起步,我只是本科,要脱产直接去考研吗?考研没考上呢?考完又考公务员,也没考上呢?即使考上,三年的时间成本负担的起吗?所以,我的规划能是什么呢?

我不知道其他广大男同胞,在女票问你有什么打算的时候是怎么回答的。但是一向对自己未来有想法的我,确实被逼的有些迷惘。我计划着做着当前的工作,尝试弄一些副业,姐夫开的有公司,问过智能家居方面我有没有创业的想法,我也确实做出了一些DEMO,但是你发现真正产品化挺难的。我也想提升自己从小练的钢琴技能,去教琴,但觉得自己本身水平不是非常高,不是科班出身。教琴,也必然会被问及,你是哪里毕业的呀?肯定无言应对。

我有很长时间没有更新博客了,一方面因为病毒的影响,被困在老家,加上水土不服或是其他的原因,拉了半个月肚子,没有心思做其他事。另一方面,之前稳定更新的学乐理,遇到了瓶颈,我觉得单纯学乐理没有太多用。而折腾NAS,折腾坚果云的webdav等等,都坑巨多。

已经不知道因为规划是什么而失眠多少次了

我不知道自己压力为什么这么大,其他人是不是生活的开心。我是一个五线小城市出来的孩子,享受着恶劣的教育条件。我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,但最好的高中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一本上线率。我后来大学时到重庆的某所中学教小朋友做机器人,我了解到,他们的一本上线率高达百分之九十。真的是五线小城市的学生们,智力有问题,努力程度不够,造成了这么大的差距吗?我看未必。不是为自己鸣不平,我从五线城市出来,到一个省会,能有一份收入尚可的工作,我看到我已经超越了太多五线城市的同学了。我的这份工作,哪怕是在自己大学(号称小211),和硕士比,也是中上水平的。按理来说,我应该过的相当心安理得,相当无忧无虑,但真不知道自己的焦虑是从哪里不断冒出来的。

2020我对于自己的未来,规划究竟如何?

本职工作

就这一两个月吧,把自己的想法整理成专利,起码让自己有一些竞争力。本来想着多在部门微信公众号之类的发一些文章,但是,一些原因,能出头的工作给了别人了,挺伤的吧。我现在觉得,本本职工作,把自己该做的干了就行了,剩下的经历,多做一些提升自己竞争力的事。

智能家居

对于智能家居,我始终是不死心的。我在去年年底,了解到了易微联、涂鸦智能两家2B的供应商,结合自己和原来小伙伴的硬件设计能力,我们能做出自己的产品原型。我希望自己在今年,好好整理一下相关的文档,说明几个问题:

  • 市场:
    • 产品形态:我希望实现易微联官方类似的通断器,在不影响正常墙开使用的前提下,能让灯联网。小米的产品,是需要全屋替换开关的,这就涉及几个问题了,一方面,开关的样式可能和家里装修的风格不一样。另一方面,小米好像只有单开和双开的开关。我希望的产品形态,不影响正常的墙开,给墙开后面接一个东西就行了。
    • 成本。和当今如日中天的小米比,我们的成本能拉到多低。能给我们本身做产品的公司,带来百分之多少的纯利润。
  • 商业模式。我个人还是认为,装修,智能家居这样的产品,还是应该走VIVO、OPPO卖手机的思路,线下发家。不同于手机一件产品,智能家居这种东西,是一套产品,具体客户的体验、购买、施工,线下是最好的。如果姐夫拉动当地的装修公司,一起推进我们这个事,我觉得,是搞得起来的。

整理文档的目的,是拉动姐夫投入到这个生意里面来,帮助我实现我的愿望,但是病毒的影响,今年的实体经济,并不是很乐观。

钢琴

我从小学就开始学钢琴了,虽然中间有中断,但是发现,所有学琴的小孩子,都是在死磕考级。我不清楚,奖章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让孩子考级。不知道真的是考级对孩子能有阶段性的成就感,还是为了满足家长炫耀的虚荣心。考级是走的古典钢琴的路线,钢琴这种乐器本身是孤独的,不像其他乐器小巧,走到哪里都能吹拉弹唱,具有很好的社交属性。古典钢琴就是小孩子一个人在琴房,练着巴赫、肖邦,一遍一遍的重复,那种枯燥,只有练过的人知道。这样本身孤独的乐器,加上孤独的古典,真的让人崩溃。我以为是自己的社交圈子小,后来在大学琴房,认识了其他的小伙伴,发现一个拿过各种奖,可称得上演奏级的学弟,也很孤独。他跟我说,你不用觉得孤独,没人听得懂你,流行是好听啊,大家都喜欢。但是小众的,古典你自己喜欢就行了,没有必要管其他人。我对此不认同,我认为学乐器,本身就是让人有一个爱好,在有压力的时候,能有一个释放的渠道。这个释放的渠道,可以帮助你认识更多人,如果你能在party上弹一首周杰伦、五月天、林俊杰的串烧,如果你能在家庭聚会上,给叔叔婶婶弹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。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别人看着,这个真厉害,技术真好,弹得真快,仅此而已。

  • 乐理:还是听宋大叔的课吧,看李重光的书,听相关的网课,只是教你怎么考试,对理解音乐,没有太大的帮助。看完一遍宋大叔的课,对整体的键盘和声学有了一定的了解后,做一些笔记和整理,这大概需要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吧。
  • 练习:结合乐理的理论知识,进行实践,自己去配和弦,自己做一些即兴的伴奏发挥。
  • 学历:我是有拿一个艺术学历的想法的,但在职硕士似乎音乐学院很少,远程的授课,针对的是专升本。这一块还没有想好怎么做。
  • 教学:和妈妈说的朋友联系一下吧,去他的琴行,做做陪练,看看当前琴行教琴的课程。了解一下大众对于流行钢琴的接受程度。了解接受程度很重要,这意味着生源,意味着我希望教流行钢琴,即兴伴奏的想法,是否可行。

我觉得,钢琴这块,乐理和练习是今年的主旋律,加油吧,即兴伴奏,也是2019年的目标,结果一点进展都没有,今年希望在年底的时候,能信手拈来,坐在琴边,左手和弦一弹,右手就能即兴一些旋律出来。

最后

我是个平凡人,我只是个能力一般的平凡人。阶级的跨越相当难,我已经实现从五线小城市到省会城市的跨越了,相当辛酸。焦虑要有,他是你前进的动力,但物极必反,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