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0年7月5日 凌晨

怎么想起这个话题了

最近感触很深,你很认真的去做一件事的时候,虽然会有键盘侠来烦你,但是总还是有支持你的人。当生活艰难的你,因为梦想不能支撑自己活下去而灰心的时候,突然看到你精心做的事,得到其他人的认可,真的还是内心很暖的。希望大家加油吧,坐而论道,不如起而行之,只要你用心做,会有人看到你的努力,看到你的工匠精神。

我的朋克风格TVOC传感器,第一批样品做出来以后,本来以为没人买的,结果还是很快就卖完了。但是毕竟没有批量做一个东西,所以当时发现手工焊接难以保证精度的问题,没有有效的办法解决,所以就没有继续打样了。

但是,其实第一批打样卖完了以后,还是陆续有人来问,那个可爱的传感器还有没有卖的。最让我觉得暖心的是,很多人,在我明确表示没办法保证质量、焊接精度等问题,没有继续生产的计划,可以买其他人做的东西之后。依然选择很支持,我就认准你的,你之后做出来告诉我。真的谢谢你们!

TVOC支持的人

所以,思绪就转到大学了,那群实验室一起做东西的小伙伴。毕竟我做的TVOC传感器,硬件都是杜哥(大学时候做机器人比赛的队友)做的,这小东西真是太精致了。杜哥最近从某嵌入式公司离职了,回到了家乡重庆,大家都意识到了,身在异乡,真TMD不容易!后来想着想着,就突然想到了以前的一位大学老师,人是真的挺皮的。然后想到,我们当时的老师好像都挺有意思的,所以写一篇文章,回忆一下大学的那些老师吧!

黄QQ

黄老师,我们都叫他黄QQ。没错,我首先想到的老师就是他,为啥呢?因为他真是最能和我们实验室小伙伴打成一片的老师了,准确来说,并不像一个老师,而像是一个学长。

我记得他的第一节课,课前我们一直在小声嘀咕,查了课表,这老师名字没听过啊?重庆大学博士?然后大家都没留意到,门口那个拿了一瓶可乐、骨骼惊奇、跟第一排同学聊天的人。直到后来上课了,这个少年捏着瓶子,抿了一口快乐水,就开始上课。黄QQ的课,大概讲了一些算法扫盲的内容,比如什么神经网络,蚁群算法之类的,最经典的,就是“你们信不信,我用Excel给你们实现一个神经网络”。

而真正和黄QQ有很多交集的起因,是一节课上,黄QQ得意的说:“你们大学期间就要抓紧时间多去认识一些姑娘呀!比如你们有嵌入式硬件上的技术,传媒学院那边有很多的女生,有各种创意和想法,你们就可以一起去碰撞一下想法,把一些东西转换成现实,甚至于去创业,对吧!”后来,我还在我的邮件里面,翻到了这个:

传媒合作的邮件

你真的难以想象,只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,这个酷爱肥宅快乐水,身材消瘦,甚至有一些佝偻的工科男,竟然能找到一个传媒的老师当媳妇儿,嗨呀,就气啊!我TM好歹也是180的汉子啊,母胎单身了多少年了,哪有传媒的小姐姐,我要去撩小姐姐!

我记得第一次去传媒那边找小姐姐,是他们期中的一个课程设计,是要求小姐姐们分成小组,每一个小组想一个创意,我们具体实现,她们完成一些外观上的设计和实现。有智能椅子,就是你坐上去,根据你重量的不同,发出不同声音的。有《一束光,一座城》,就是不同灯光打上去,会有不一样的造型。我就记得,当时去了以后,发现有一个小姐姐特别笑起来特别惊艳,就真的让你觉得不灵不灵那种,后来才知道,那是黄QQ的老婆。怎么讲呢,黄QQ也是刚博士毕业,黄QQ的老婆小谢年纪估计也不大,所以大家在一起真的感觉像是同龄人,不像是你见到其他的教授,需要俯身倾耳以请那样。

后来我们分到的小姐姐们,他们的题目是我们需要做一个点阵做成的屏幕,随着观众掌声逐渐增大,逐渐展现出一个图形。

焊接滑稽

我们真是妥妥的直男啊,小姐姐们骗我们说她们是大四的,让我们叫学姐,我们那时候也是老实,哎。她们的组长,我们都叫她敏哥,主要是性格真的挺活泼的,像个男生一样,后来我们聊天,她说:“我其实也是一个特别内向的人,和你一样,只不过,都是被逼的,你没有办法,周围环境逼着必须去主动一些,所以就变成现在这样啦!”

对,回归正题,我们的目的不是去撩小姐姐嘛,有一次黄QQ就带我们去吃火锅,我现在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吃火锅见到猪脑,简直是噩梦~所以你说为啥想起大学老师第一个就想起黄QQ了,毕竟,大学有几个老师带你们去吃过火锅呢,对吧!吃着吃着,小谢就说:“唉,你耍朋友了嘛(重庆把搞对象称作耍朋友)?”我说:“没呢,这不跟着黄老师,就是想去撩传媒的小姐姐嘛,谢老师你那有合适的不?”她说:“有呀!小胡啊,你知道不?就是那个大眼睛,长头发,个子高高的,是我们班长。”我当然知道了,当时一起去的李哥(大学时的老乡),一眼就相中了人家。我说:“哎,其实我也挺想有这样一段关系的,不过吧,大三了,马上就该操心读研或者工作了,也拿捏不好时间。”黄QQ说:“哎呀,吃饭的时间总是有的嘛!”

黄QQ其实带我们做了非常多有意思的项目,很多东西改变了我对于单片机的看法,这代码还能这么写?我思维里,一直觉得那帮老教授,也就只会照着90年代的PPT念书,新的东西,比如STM32之类的,他们不会懂的。但我记得当时NRF的无线模块,7个模块组网给人折腾坏了,怎么弄调不好,结果黄QQ亲自上手,一晚上就搞定了,会写代码的博士,你得服啊!

啥?你们问我后来和小胡成没成?当然没有了,我后来混进了人家的班群,然后招摇过市的在人家班群里撩那个小姐姐,我觉得那时候我还挺讨厌的,虽然大家都知道在开玩笑,但毕竟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这样。不过后来我们关系还不错,她也喜欢石进,《夜的钢琴曲五》,我很快就练会了,还答应教她弹两只老虎,只是后来。。。。。。

我觉得我一直都是一个渴望纯粹感情的人,但我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。我后来细想,其实大学期间,我有过非常多的机会,有家里很有钱的本地姑娘;有每天晚上在琴房对面画画,然后来琴房找我的阿飘;有实验室撞倒的卡哇伊;也有琴房撞见练小提琴的计算机小姐姐~但总是在最后的时候,一念之间,我还是会选择把精力放在学业上,对我来说,虽然渴望感情,但我没有进到一所顶尖的大学,我需要在大学更努力,才能在之后有更好的生活吧。父亲是重感情的人,他在事业和感情之间选择了母亲,他本应该取得更大的成功的,所以,那时的我极力的想走父亲没有走的那条路,不希望感情影响了自己的前途。

认识黄QQ,真的很庆幸,他不仅仅在学业上给我们了很多的思路,更重要的,是他作为一个学长,一个过来人,告诉我们,要好好健身,要好好学习英语,对了,还有要好好撩妹,因为人生啊,除了学业、事业,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~但为啥黄QQ都把肉送到我嘴边了,我还给吐出去了,到底是什么学业让我那么着迷呢?这就得说我大学期间的另一件事了。

书记

我啊,哎,说出来也是个笑话,上学那会儿拿着全学院只有两个人拿的奖学金进了大学,最后第一学期高数就挂科了,绩点呵呵。其实,我觉得大学的这些课程,对我而言,没什么用处,我希望以后去做产品,我喜欢撸代码,讲道理,模电数电,自控,信号,我撸代码学他有什么用?哦,数电好像有用。。然后呢,专业分流了,人去年专业分流,物联网最低2.3,这咋整,我绩点才刚过2。

上面这段是我从自己的QQ空间里面翻到的,确实是,高中四年的生活给我憋坏了,上了大学,我就想做自己想做的事,在这些事儿上努力,做出一些成绩。我们大学进去的时候是大类,需要在大二下半学期进行专业分流,这么多学生,咋分流,绩点呗!那我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物联网,也是猫着物联网工程专业才报的当时的学院,不然就去当时全校最顶尖的专业了,我的高考成绩是完全绰绰有余的。但,大学期间,实验室的撸代码生活翘了太多课了,我对于考前的突击也完全不当事儿,60分万岁,反正我拿过奖学金了,证明了我的应试能力了。那正常的专业分流,肯定没办法给我分到物联网工程了,咋办呢?

我作死,去试着给胡院长发邮件,结果,人院长第二天一早就回我了!!这还真没想到啊!让我提交自己的简历和相关证明,参加专业分流特殊情况申请面试。我一直以为这些领导都很高冷的,感受到了人间温暖有木有!我就记得我的简历上,写满了大一干了那些生,什么51啊,32啊,openwrt啊,linux啊,路由器啊,拿了什么奖学金啊,当了班学长啊,什么创新实验项目啊,在协会担任职务啊什么什么的。怀着忐忑的心,我去参加了面试。

当时面试的有7,8个人吧,我最后一个进去,前面出来的人,脸色都不太好,我心一紧,这凉了啊!当我进了面试的地方(自动化学院的会议室),领导老师做了一排,我就呆呆的进去了,瞬间瞎尿了,有木有啊!有木有啊!!我真是抖着进去的。心中默念,“莫慌,莫慌!”,我开始了自我介绍,我吓得其实都有点逻辑混乱,急得跟文森特一样结巴了!!最让人暖心的是,书记,院长,老师们都微笑的看着我,不断的给我说,你别紧张,别慌,慢慢说。我自己的简述其实并不好,但是,书记和院长还是不断的引导我,我逐渐把自己这一年的经历,自己成绩下滑严重的原因阐述清楚,并表达了自己对物联网专业和物联网行业自己的一点看法。我记得书记听我说完后,没有什么犹豫,直接说:“嗯,这孩子还是对这个有些认识的,确实是自己在努力做着相关的事,前几个”,转过头看着胡院长,摇了摇头,然后转过来看着我:“你不是说你有梦想吗?那我们给你这个圆梦的机会!”那一刻,我人都傻了,幸福来的太突然。当然了,书记发表了看法,胡院长也要发表看法,胡院长很刁钻,问:“你说你马上要去参加robocup?”“嗯!5月29日出发,去日照比赛”“你有什么目标没?”“全国一等奖!”胡院长哈哈一笑,“那你还是要好好努力!”旁边的老师说:“其实二等奖就不错了!”胡院长转过头,认真到:“说是这么说,但是目标还是要定高嘛!”然后转过头看着我:“你加油,我们等你把一等奖拿回来,然后明年还可以去参加飞思卡尔”所有人笑笑,刚刚还十分紧张的面试,一下子轻松了好多。就业办的老师这时候也说:“你看,你基础那么好,入学的时候拿着“IT精英奖学金”,结果现在,成绩上还是要努力,你现在都对你未来职业的规划这么清楚,那等你毕业的时候,找工作还了得~2333333”。最后,书记说:“那就这样,你还是要多锻炼,太紧张了!”我说:“这个面试会改变我的一生啊!毕竟,我真的喜欢物联网!”这次面试,我其实是抖着进去,笑着出来的。这次面试我记一辈子,书记的肯定,我记一辈子!!

我记得那天阳光很灼人,但其实心情在面试完了的那一刻豁然开朗。我顶着大太阳,跑去蜜雪冰城买了一杯喝的,惊魂未定地回到寝室,空气里弥漫着能继续追梦的味道,那是我大学最开心的几个小时。怎么讲呢,其实我觉得改变我人生轨迹的,就是那一次面试。那次面试如果没有通过,我可能被分到全学院最差且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去,就不会有后来认识那么多有意思的老师,能涉足到那么多物联网相关技术的后续了。

我其实至今都不知道当时面试给我机会的老师叫什么,我就知道旁边人叫他书记,他也是坐在最中间的。但是真的很感谢他,当时的我正经历着低估,虽然嘴上说希望拿一等奖,但实际上,当时做机器人,遇到了很多的阻力,并且是当时无法解决的。那次面试,书记的话,真的给了自己很大的信心。可能多年后,他们都不会记得,曾经会有这么一次面试,有过这么一个学生。但是,这真的改变了我的人生,我真的到现在都很喜欢物联网技术,很庆幸有后两年吸取各种知识的经历,感谢那位书记。

王教授

我说过,我觉得大学的课程,没有什么用,可能是受郭天祥的蛊惑吧。但是呢,王老师真的是我大学期间,见过的最崇敬的老师了。王老师的课是无线传感器网络,本来各种的路由算法相当的枯燥,但是王老师总是能用相当容易理解的比喻,让我们明白是怎么回事。比如MIMO啊,无线传感网的休眠机制啊等等。在那个时候,其他所有老师都在念PPT,你遇到这么一个在教学上如此出色的老师,并且他讲的是你感兴趣的领域,那真的可能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了吧。

王老师一条腿好像不太灵活,我们也不太敢问,我就记得,王老师拖着一条腿和有些发福的身躯,在重庆夏天的讲台上讲课,每节课他头发都湿透了,现在记忆很深刻的,就是他拿一小块卫生纸擦汗的情形,这么一位教授,如此拼命的给本科生讲课,值得人尊敬。

当然了,我当时对于计算机网络,对于物联网技术是知之甚少的,我记得当时我有一个愿望,用手机发出一条命令,点亮一个LED灯。虽然现在看,我有100种方式实现,不过那时候,我连socket是什么都不知道。所以当我摸着石头过河,提出相当多疑问的时候,能够听懂我在问什么,然后直接回答我或者告诉我们你问的是什么,你应该查什么的老师,只有王老师了。我当然也尝试问过其他老师,其他老师也会很耐心的跟你解答,但真的,听不懂~

当然了,我也申请了本硕连读,导师就是王老师,我希望未来的硕士学习生涯,继续深入了解无线传感器网络,或是研究当时感兴趣的OpenWRT。不过呢,最终倒在了最后的面试上,我至今都觉得,大三那会儿,我是相当膨胀的,我觉得面试这种事情,经历过专业分流,还有人能质疑我?不过呢,真有老师能质疑你。

研究生嘛,研究生就是发论文,发英文SCI的,你看你这英语4级都,哦,四级过了,那六级,对吧。

我至今都记得那位面试我的老师,她眼中的不屑,我们当时做的比赛,是三届学生共同的努力,被她说的一文不值,我们当然可以选择难度低的项目,去取得更好的名次,但我们就是选择困难的项目,一届一届的传承下去,那大概是我从大学就养成的偏执吧。

飞哥

飞哥是我们的系主任,是个有些黑,身材有些圆的人。话说我们系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是教授了,身为系主任的他,却每年都错过教授的职称,感觉挺尴尬的吧。飞哥就是那种一本正经的学院派,当时讲计算机网络,是真滴听不懂,什么子网掩码,RIP协议之类的。为什么提飞哥呢?主要是当时本硕连读没了,整个人非常的低落,但是飞哥还是给了我挺多的鼓励的,比如当时确定毕设题目的时候,飞哥回我的邮件:

飞哥的信

我当时为了自己的毕设是投入了相当多的心血的,光是各种传感器的节点就花了2000多块,对于我而言,学生生涯可能很快就结束了,无忧无虑去专注于某种技术,不用担心自己生计的日子就到头了。所以很想集当时自己最大的技术实力,做一个系统出来,就是从天猫精灵的语音控制,到ZigBee的传感网,到蓝牙的传感网等等的一套异构网络智能家居解决方案,算是结束自己学生生涯的一个告别仪式吧。别人可能是拍毕业照,参加毕业典礼,我,可能就是这么一套设计吧。

魏老师

这个老师,是韩国回来的。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他说:“我跟你们讲,我当年,李敏镐是我校友!!!”当时全班女生那个尖叫~确实,他是从韩国留学回来的,方向是物联网安全。

这个老师,你任何时候见他,他都是笑眯眯的,总是给人一种笑面虎的感觉。当然不是说人家不好,只是个人的一种主观感受。他的方向是物联网安全,所以会涉及一些密码学上的东西,那当然也是听得云里雾里啊,什么AES,DES乱七八糟的,总之印象里,有一个学期,他的课都是在讲各种加密算法。

这谁知道呢,阴差阳错的,他的课我也没有好好听过,结果后来从事这方面工作了。

尾巴

还是很庆幸,我的大学遇到了这么一群老师,我记得黄QQ当时上课说,你们的代课老师,都是全校最豪华的阵容了,啥?你们不信?你们啊!你看,你们的老师全部都是教授,当然有副教授,但很快也都是教授了。所以如果真的还有亲戚朋友问,你当时那个学校好不好?值不值得去?我会很坚定的告诉你,很值得!学风严,老师学术水平出色,没有架子,非常真诚,很关心学生,因材施教。城市好,美女多。这么好的地方,你为啥不去?

我想到,既然写了大学的老师,我是不是可以再水一篇文章,将自己大学期间的那些小伙伴们,比如抱了一大堆零食的志博;比如现在依然帮忙做硬件的杜哥(我打算之后回一趟学校,和当年那些小伙伴聚一聚,还有,想念8151的琴房,想去拍张照)。是不是还可以再水一篇文章,讲讲那些年我遇到的小姐姐们,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,不然周末约着去爬山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。你们期待嘛?期待的话给自己挖个坑。

前两天看Zealer的视频,关于众筹的,说国外的众筹平台,偏向于极客的风格,他们很重视参与感,你做的棒,你有你的故事,我就花钱支持你,没关系。我参与其中,帮你找BUG,改善产品。而中国的众筹,偏向于我花钱就要买一个好用实惠的产品。所以给了自己一个启示,也许,像我这样,专注于设计和创造产品的人,在中国根本没办法活下去,我们没有国外的创客文化,你得承认客观的差距。

怎么讲呢,感觉自己最近思维有一些混乱,因为遇到了一些事,这也是一直没有发文章的一个原因。不过很庆幸的是,从后台看到,每天都有一部分的访客,是直接访问我的网站的,没有从其他的推荐平台上引流过来,心里面真的很暖,谢谢你们的关注!无论是朋克风格TVOC传感器,还是我的网站(虽然没有开评论,但也看得到被人关注),真的谢谢你们,你们的关注和支持,让即使被大环境打击的有点泄气的我,依然有坚持下去的动力。我也许没有办法成为一名做产品的极客,然后靠自己的这个梦想活下去,但,加油吧!

7月我还有一些其他事,忙碌的一个月,网站肯定是没有时间更新文章啦,大家,理解万岁~七月期间也就不用反复刷我的网站啦,大家时间都很宝贵,提前还是告诉大家一声。七月底我会回来的,也积累了一些题目了,那些坑,继续往后填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