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0年7月16日 晚上

你有想过在一米左右的距离,亲眼目睹有人在你面前倒下吗?

前几天,同事在群里分享了一个视频,是某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,倒在地上呻吟,旁边人在议论,到底打120还是怎么办,园区有没有医生。当时的感受是,一方面觉得IT行业的从业者压力真的很大,另一方面觉得人与人之间很冷漠,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扶起那个在地上呻吟的人。

我在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研究部门工作,弹性工作制,每天打满9个小时卡就行了,没有KPI压力,没有领导的压力。所以,基本上在领导给的大方向内,有所产出即可,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内容。至于如何完成工作,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,可以大家一起讨论请教,没有人强迫。所以,我个人始终很难理解,IT行业真的有那么多的代码要写吗?真的要每天加班到那么晚吗?我一直觉得身边的人,工作状态都很好,我真的没有想到,自己离视频里,目睹一个人在自己面前突然倒的场景这么近。

那个男人倒下了

我工作的地方,IT公司非常集中,最近天气预报一直有雨,没有办法骑自己的小摩托,这几天就只好坐公交通勤。公交一路开过去,会经过华为、阿里云、三星、中软国际等等IT或者外包企业。公交车上的人,有像我这样双肩包格子衫的IT男,也有露腰热裤精致包包的漂亮小姐姐。

我一般喜欢在坐车的时候往车厢最后面走,因为最后面通常会有人下车,大概率会混到一个座。今天上班路上,如愿以偿,我又混到了一个座,一路上我都在发呆,“士不可以不弘毅啥意思来着?”、“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出处是什么?反正肯定不是王兴的饭否。”、“昨天那个问我iBeacon的少年,我不回他了吧,真是超级简单的问题啊,自己查查百度都能查到的,非要来问别人”。

“扑通通”,突然挺闷几声异响瞬间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甚至还没来得及聚集自己的目光,看清楚发生了什么,就只感觉前方的车厢开始骚动,定睛一看,我发现前方1米左右走廊的地上,侧卧着一个人,旁边的人很慌乱。

侧卧的人,30岁左右,一件深蓝色工装外套,黑色工装裤,联想电脑包,银色眼镜,头发蓬乱,皮肤黝黑。没有呻吟,没有抽搐,就很安静的倒在走廊上。

这时候旁边一个打扮清爽,五官清秀的男生没有丝毫犹豫,几乎是男人倒下的瞬间,马上反应了过来,一边示意周围人帮忙喊司机停车,一边弯下腰拍那个倒下男人的肩膀,确认他是否清醒,周围的人便大声呼喊司机停车。确认男人神智清醒后,那个男生和旁边的人一起,将男人扶起,坐到座位上,整个过程不到20秒。

我就在不到一米左右距离的座位上,目睹了整个过程,没有做任何事,内心似乎没有一丝波澜,整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一样。我当时在想什么?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,夏天的公交司机,开车非常毛躁,估计是没站稳摔了一跤吧?肯定自己就爬起来了。见那个男人第一时间没起来,我又在想,是不是没吃早饭就急着赶车上班,低血糖晕了?该不会和前几天同事发的那个视频一样,突然就猝死吧?是不是要耽误很多时间啊?我是不是应该下车啊?我应不应该过去帮他啊?万一他出事了,他的家人讹我咋办?

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这么冷漠的人。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两件事。

有一天和父亲回家,前方两三米的地方,眼睁睁就看着一个老大爷从站着,到身子一点点向后倾斜,最后一屁股就从马路牙子上倒在了马路上。父亲当时想都没有想,拉着我就去扶老爷爷起来,那个老爷爷面容慈祥,满头银丝,扶起他我记得花了挺大的力气。扶老爷爷坐在路旁后,我们问他用不用打120,老爷爷说不用,自己坐一会儿缓缓就行了。确认老爷爷没有大碍后,我和父亲就离开了,父亲说:“你认识那个老爷爷吗?他是我们家属院的XXX,可能刚才没站稳吧。本身认识加上那个老爷爷平时身体不错,所以爸爸才没有犹豫,带你去扶他。”

我记得还有一次,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,我和父母去江边遛弯,回家的路上,看到路边趴着一个流浪的老妪。夏天的闷热,我们穿着短袖短裤都难以忍耐,但那个老妪却裹着厚厚棉袄(那件满是破洞的棉袄,棉花都看不出白色了)。傍晚光线昏暗,加上她黑黑的皮肤和脏臭的衣服混在一起,根本分不清头发、脸庞和身子。我记得当时还挺害怕的,就想快点走开,这时候父母拉住了我,说我们要帮帮她。于是我去不远的小卖部买了牛奶和面包(花的是我自己的私房钱,因为做好事,虽然花自己的前,但我也可开心了),店员问我为什么买牛奶面包,我说那边有个老奶奶饿的走不动了,我想帮她。我把牛奶面包买回来便递给父母,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,我还是很怕那个老妪,但父母说:“你自己去拿给那个老奶奶,我们在你后面看着你,你很安全。”我没办法,只能壮着胆子去。我故作镇定走过去,把牛奶面包放到那个老奶奶面前,拔腿就想跑,全程只看着她前方的地面,不敢看她长什么样子。她看到我们拿来了吃的,说了句不知道是哪的方言,我知道那是谢谢。

最后她似乎连拿起食物,撕开包装的力气都没有,我也没有管那么多,只是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,一身轻,马上就跑开了。

其实,我现在想起这件事,我意识到一件很荒唐的事情,那个老妪的对面,就是我们当地一家非常不错的医院,就在街对面。一条街,一边是医院灯火通明的高楼;另一边是光线昏暗的拆迁区,一个夏天裹着棉袄的流浪老妪没有人管。

所以,我从小受到的教育,都是竭尽自己的所能去帮助别人,一直以来,我也都是那么做的。但不知不觉,我的世界观就被改变了,媒体大肆报道某某学生帮助老人反被讹,慢慢让你就对这个世界失望,不敢去做正确的事情了。父母,恋人,逐渐也都说,“你别去给别人添乱,保护好自己就行了,别管别人的事。”

我真的一直有一个帮助别人的心,我记得上大学那会儿,我还花了几千块,参加学校急救的培训。手机里那张我被同伴练手,胳膊榜上绷带挂了彩,我自己还开心的不行的照片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了。我印象很深的是,老师在教授每个技能的时候,首先都是告诉我们,先保护好自己,再去救人。比如确认一个人是不是还活着,要去摸脉搏,这个时候不能直接从正面上手,抓着脖子摸。而是握拳,伸出食指和中指,用指腹贴到被救人靠近你自己这一侧的脖子上。为什么不贴到另一侧,因为一旦被人从正面拍到,你的手势极有可能被认为是在掐被救人的脖子,你自己知道你是在摸脉搏,但是你解释不清楚。

尾巴

我真的希望自己做一个很纯粹的人,像那个长相清秀的男生一样,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毫不犹豫。但,也许我变了吧,当你掌握了急救的技巧,拿了证书,真遇到了事,却并不敢去救人,想到的全是自保,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

那个30岁的男人,背后是妻子,孩子,四个老人。大概率他的父母、妻子、孩子不会知道自己的儿子、丈夫、父亲今天上班突然倒下了。他回家可能依然会说:

  • 爸妈,我很好,工作虽然辛苦,但是薪水还行。
  • 老婆,我很好,发奖金了给你买喜欢的那件连衣裙。
  • 儿子,我很好,好好学习(长大像你爸一样当程序员然后猝死),爸爸给你买PS4。

越来越多的男人,就在我们眼前没有征兆倒下了,这是行业的悲哀还是这代人的悲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