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文章本身打算昨天写的,但是昨天真的是点太背了,我怕写日记,写着写着,自己一个月工资的笔记本再给我写炸了,那我人就炸了。

起因

我们家冯冯这周末去山西参加大学舍友的婚礼,给新娘当伴娘(哎,小声diss一句,那么圆的腰,这礼服怎么穿得出去哟),顺带回母校看了一下,所以,狗子有了一个愉快的周末,可以随意放肆,想干啥干啥,但是嘞,冯冯周日(也就是昨天)回来,那这马上要下基层了,估计就是最后一面(咋这么凄凉呢)了,不得去接一下我的小仙女嘛?带她出去吃个送行酒?然后吃了这顿,就好好上路:)

悲惨的经过

这一天天,怎么个悲惨法呢?且看下文分晓。

忘记关灯,费的是电,心疼的是钱

怎么个悲惨法呢,从我家到火车站,差不多要一个小时10分钟左右的路程,本身计划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,结果呢,自己懒癌犯了,赖在床上看视频。等到提前一个半小时的点了,望了望窗外飘着的雪花,又看了看自己只穿了裤衩的身子(哎哟,羞羞羞),那咋办麽?提起裤子,抄起棉大衣就往外冲(我没带手表,任何的微信消息都不会提醒了,我将错过很多重要的信息)。没错,我没关灯,哎哟,这晚上回家可心疼死我这只铁公鸡了。嗯,没有忘记给冯冯带LIFAIR的口罩和她的伞,我还是挺暖的,嗯!!!

打了个高价车

然后嘞,我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下雨、下雪天不好打车。神TM,我下楼梯就点开滴滴开始叫车了,等到了小区门口,还没打到车,这我哪忍得了啊?加红包,没错,我给加了10块钱红包,才有司机接我的单。嗯,出租车司机挺实在,空调开的挺暖和,腿上还铺了个毯子,这是年纪轻轻就得老寒腿啦?

地铁空调不要电吗?热死人啊?

我穿着我的大棉衣(到膝盖那种),在寒风中贼嘚瑟,看着缩着脖子的小哥哥、小姐姐,乐得不行,你看他们那个亚子,好滑稽哦!!哈哈哈哈哈,好开心哦,嘻嘻还是我睿智,看我穿的多暖和。然而,当我上了地铁,瞬间人傻了,🔥~这暖气,得劲儿啊!这个时候,你看到了一个滑稽的画面:一个一米八三,一百六十斤的胖子,像个憨批,一只手提着背包,一只手拿着伞,然后抱着他到膝盖长的棉衣,不知所措,地铁摇摇晃晃,我也摇摇晃晃。时不时想掏手机看看女票走哪了,哪还有手空出来能用啊?那咋办嘛?骂娘有用吗?我真!@#¥%……&*

一步错,步步错

我本身计划着,提前到了,给冯冯和她的闺蜜们带几杯奶茶,天怪冷的,到了有杯喝的起码挺暖和吧!就算多喝热水生理上帮助不大,心里也应该暖的吧。你看人家男票,又高,又帅,又有才华,会弹琴,还对人家冯冯体贴,多好哦,羡慕哦。可是呢,打车耽搁了太长时间,我琢磨着买了奶茶怕是接不到人了,所以就提前告诉冯冯我可能会迟。

没错,等我见到冯冯的时候,她带了一个夏洛克同款英伦小帽子,捧着杯燕麦牛奶就走来了。你们没猜错,冯冯闺蜜的男票送的,给她们姐妹一人一杯,哎,我心里这个不得劲儿。得,体现我温柔、帅气、体贴、有才华、又高、还会弹钢琴的机会么得了。

注定是个杯具的一天

你是不是觉得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?呵,冷笑一声,还早呢。接到了冯冯,自然要帮冯冯拿行李呀,冯冯就提了一个小袋子,是给伴娘的随手礼,说是一个杯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。于是乎,坐上地铁的我,腿上放着冯冯的小袋子,袋子上放着背包,哎呀,重要接着人了,也算是没白跑,嘻嘻。咦?到站啦,好嘞!拿起背包,我起~ Bia Ji!!!我人傻了,杯子乖乖的躺在了地上了。“杯子坏了我要赔吗?

冯冯新买的吸尘器真好玩

说来也巧,刚看了爱否的吸尘器测评,冯冯就想买个吸尘器,就跟她安利了视频。回到冯冯家,冯冯拉屎去了,看到墙角的吸尘器。哎哟,这现在的吸尘器长的挺别致哈?还是无线的,充了电,推着走行了。来,待本公子来把玩把玩,呼呼呼~,好玩好玩!!!!哎呀,不玩了,咋还给她打扫上了,美得她。放回去!!嗯,我160斤的身躯刚挨上沙发,Bia Ji!!!我滴个亲乖乖,我摔坏了什么?怎么有个零件弹出来了?待我定睛一看,哦,吸尘器好着的,墙角的那叫啥?就是地板和墙壁之间,矮矮的那一圈。给摔烂了,咋办?不知所措。“亲爱哒,告诉你个好消息,你看,我把你新买的吸尘器摔了,但是吸尘器是好的,没坏,嘻嘻!!!但是,你看,墙角那啥坏了。。。我要赔吗?

报应来的太快了

和冯冯看了会儿电视,就决定出去吃饭啦。我们去吃小郡肝,哎哟,一进门我就想说,这桌子也太矮了吧,给霍比特人用的吧?还是给约德尔人用的,真是。紧接着,也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服务员,往桌子边缘放了一壶刚烧开的茶水。我就那么帅气的撩了一下自己到膝盖的棉衣,Bia Ji!!!哇!!!我人尬住了,TM壶倒了,水洒了我一身。我脑子像华为手机一样9600帧慢动作,放着水壶跌落的全过程,然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“我CAO,这壶该不用我赔吧?今天貌似要赔好多东西呢?”紧接着,就是老板大声吆喝:“你看这娃,放个水你放桌子边上,真是刚来啥都不会!!没事吧,没烫着吧,快把鞋脱了看看,来来来,纸。”

没错,吃饭的整个过程中,我依然不是碰了这个盘子,就是动了那个碗,Bia ji Bia ji的,这是咋地了?

天亮了,我尿床了

吃了饭,和冯冯出去散了散步,聊了聊有的没的,冯冯说我的手好暖和,我说冯冯的英伦小帽子真可爱。得,时间不早了,送冯冯回家,哎呀,终于到冯冯小区门口了,说句实话,霉运也该没了吧?Bia Ji???唔啦啦?这脚感,这声响?我怕不是踩着屎了吧?

“冯冯你等等,我看看”

“别了吧,走啦!!”

“你别急,我在地上蹭一下,我看看鞋底!!”

我刚弯下腰,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,没错,就是那个味儿,记忆犹新!!!我踩屎了!!!

尾巴

冯冯说,之后见岳父岳母,可不能再像今天这样毛手毛脚了,两个毛手毛脚的仔子,在一起可咋过哦。我心想啊,下次要真见岳父岳母,我就给他安排到海底捞去,我就不信了,还有愣头青服务员这样搞人心态的。不过说起来吧,都是连锁反应,人呀,还是不能懒,你说我早出门个20分钟,从从容容的,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大堆赶不上趟,心不在焉的事了,你说对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