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0年4月7日 凌晨

已经好久没有写文章了,本来TODO列了几篇,但是一直忙别的事,真是一点时间都没有。真是抱歉,耽误了关注我网站的你,宝贵的几分钟了。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可以迅速alt+f4了,这篇文章只是我自己在跟我自己发牢骚。

想起你,我只有惊恐了

“我曾经来回坐三个小时地铁,就为了去车站接你,送你回家,10分钟在一起的时间,我特别开心。”

“今天,我来回坐三个小时地铁,就是为了去你家门口取个快递,我一直很惊恐,怕撞上你。扣紧帽子,捂紧口罩,拿了快递发疯似的往地铁站跑,只想快点远离那里。”

在地铁上,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到底经历了什么,让一个人如此恐惧,从什么时候开始,想起你,我只有惊恐了

总得有因吧

4月1日,老罗在抖音直播了,我一直很佩服老罗,佩服他做手机那股执着的劲儿。上学那会儿,我也有过为了梦想,所谓的工匠精神。所以,老罗的首场直播,也是我第一次看直播带货,支持老罗还债,买了小龙虾。我后来才想起来,几天后,清明假期,冯冯要回西安了,我应该要去陪她,收货,到时候再说吧。

清明假期前的这一周,昏天地暗的加班,虽然手头的这份工作有时候让我觉得倍感压力,但实际上,这是所有IT行业从业者的焦虑,35岁以后你怎么办。

体制内好还是体制外好呢,我想大部分肯定会说体制内好,福利好,稳定,有条件为什么要去私企,成天惶恐失业。但其实,我是那种喜欢做一件事,就一定要做出一个结果,给自己一个交代的人。所以毕业后选择网络安全行业,也是希望自己在这个行业,能泛起一些水花,能够有一些我的声音。再之后,自己觉得没有遗憾了,如果亲人、家庭需要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我会做出取舍。而事实上,今年文章如此低的产出速度,就是因为在做一些准备了。

但是我也挺庆幸的,没有名气的学校出来,在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行业里,清华北大的团队给你充分的信任,给你足够的发挥空间,给你协调你需要的所有资源,你何德何能?我这辈子都没有幻想过,能接触到清华北大出来的人,和他们一起共事,甚至是他们交付给你一个领域,让你向前推进。我从参加工作开始,就开始研究蜜罐技术了,在此之前,整个部门没有同事从事相关的方向,所以我们团队引以为豪的物联网威胁狩猎,最核心的数据来源,就是我的蜜罐。春节的时候,按照惯例,给总监和实验室的直接领导的拜年,是我手写的信件,感谢前一年对我的关照,也展望2020年的工作计划。2019年工作进展并不顺利,我的想法走在团队之前,和团队脱节,整个团队产出不尽人意。我在信里面说,我希望建立以我为核心的工作流程和工作闭环,希望把我的经验带给团队,在2020年产出有价值的东西。后来呢,春节假期回来,总监全力支持我工作闭环的想法,之前和我在思路上有冲突的部门领导,也积极帮忙推动我的工作流。

而就在清明前的这一周,我发现我们捕获到了一起新的漏洞利用,攻击者的更新速度很快,从漏洞利用被报出,到发动僵尸主机攻击,仅仅7天时间,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见过的。所以整个一周,都在整理材料,准备发文章叙述这次事件,展示我们的能力。我需要和僵尸网络赛跑,我需要和同行赛跑,因为首发,太重要了,一旦有其他团队发声,你一周的努力就完全白费了。当然啦,一周的加班也让人身心俱疲,清明假期,我其实只想好好休息。

我和冯冯两个多月没见了,按理来说应该是挺期待的,我想,这次见面,就是很普通的见面,好好聊聊近况,看几个电影、几个综艺笑一笑,阳光正好出去走一走,短短的假期就过去了,应该是很开心,很甜蜜的。我背上海底捞自热火锅和娃哈哈,虽然身体和心理上被一周的加班折腾的有些疲惫,但幻想两个人围在餐桌前吃着火锅,喝着娃哈哈四目相对的样子,多温馨呀。事实上也是,两个多月没见,冯冯说话轻声细语的,一切似乎都没变,似乎也有一些变化。

后来呢,假期的第一天,中午冯冯要给我做排骨吃,那当然很开心呀,请你吃一顿饭和给你做一顿饭,是不一样的。中途,我查到了小龙虾发货了,这可咋办?改地址吧,反正清明假期要一直和冯冯待在一起的。改好了地址,说起来是冯冯给我做排骨吃,实际上我的神经是紧绷的,能让你白吃嘛?能是女票做饭,你洗碗那么简单吗?所以还是勤快些吧,即使是在她家,即使你对她家里的什么东西都不熟悉,即使你对她做饭的流程完全不清楚,她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呗。结果呢,就是因为这一顿饭,所有的情绪都爆发了。加班休息不好,满脸的痘痘更加严重了,整个人满脑子工作,牙膏糊在了衣服上,洗碗慢悠悠,溅的到处是水,洗过一遍的菜放到了放过肉的盆子里,洗碗菜水太凉,多嘴问一句“水凉吗?”,总之吧,整个做饭的过程,我站着也不是,坐着也不是。说话也不是,不说话也不是。做事也不是,不做事也不是。对,冯冯发脾气了。

我不知道冯冯哪里来的怨念,我觉得如果是约别人吃饭,给别人做东西吃,别人本身就是客人,客人不帮是本分,客人帮忙做东西,是客人有修养,客人做的不好,是不熟悉你家里的设施,都是正常的。如果是小两口同居,那做饭本身就是两个人沟通感情的一件事,做得好吃不好吃,过程顺利不顺利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两个人一起做了一件事。我不知道冯冯为什么整个过程如此嫌弃,我猜,也许在冯冯的视角里,这个男生,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,做事情笨手笨脚,不会做事情也不会哄人,完全就很幼稚,担不起一个家庭,作为一个丈夫,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。可能是这样吧。

从午饭开始,一直到下午5点,冯冯中午休息了一会,冯冯一直在用各种理由数落我,那种感觉,就像把你按在水里,我后来想起来,就是春节的时候,家里的亲戚说父亲,本来挺高兴的节日,说的两家子人都不欢而散,父亲说:“你不知道她那个嘴脸,恨不得把牙掏出来说你,说你吃了她东西了,说你光吃不帮忙做事了。我TM过个年,带着钱,开着车来,几天时间一万块钱出去了,就为了吃你这一顿饭吗?你什么饭啊这么贵?就光说这个事儿还不够,还要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要拿出来说,我是没有工作吗?我靠你们家养着吗?真是太可恶了,怎么坐的住。”

没错,冯冯数落我的时候,我和父亲当时的感受是一样的,我觉得我哪都不对,虽然我知道,可能自己做事不满足冯冯的预期,但是我也说了,我承认我做的不好,但是给我时间,我一点一点来,肯定会做好的。就是不行,就是要把牙掏出来骂你。冯冯说:“我和我同学做个饭就挺开心的,但是每次和你都气呼呼的。”我当时真的好想说:“那你跟你的同学去过吧,我不适合你。”

后来呢,我是在是给骂的受不了了,本身身心就很疲惫,清明假期想开开心心的,合着我背着礼物、吃的喝的,过来就是挨骂的,我也是靠你们家养着吗?这是在给我家打扫卫生做家务吗?父亲后来回宾馆了,再不去亲戚家了,我也找了个借口,回家了。当时,手机只剩百分之十的电了,我知道,路上手机肯定会没电,我可能要步行6公里从地铁站走到小区,我可能进不了小区门。但是真的,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求求了,让我离开这个地方吧,我真的受不了了。没电就没电,不管怎么样,哪怕步行60公里,能离开这个地方,我也愿意。

最后,平时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我花了两倍的时间,到家整个人头昏脑涨的,冯冯发微信说想和我聊聊,你才怎么着,电视机的声音很大,听不清在说什么,上来沉默了10秒,“你为什么又不说话?我最讨厌你不说话的时候了!”,我当时真的,我好想把电话直接按掉。

所以才有了开头的那一段,我接到了快递的电话,小龙虾到了她家门口,我解锁了手机,本来想拨通她的电话,后来想了想,拨通了顺丰的电话,我要求转寄。但是第二天,没有转寄成功,还是在她家门口,我没有丝毫犹豫,我自己去取吧,只要能别见到她,别听到她的声音。

有什么果呢?

整个清明假期,我都很恐惧,我恐惧她又要给我打电话,又要骂我,又要问我为什么不说话,我真的对她没什么好说的了。我恐惧我那没收到的几盒小龙虾,我要打电话让她帮我收货,我要去见她取回来,我怕见到她,她又要骂我,又要问我,你为什么不说话。

“给我起来!”我从睡梦中惊醒,有什么在拍我的头。“你这个作业怎么做的?这么简单不会吗?怎么不说话?我问你呢?这个题,答案是什么?你今天做不出来,你就别睡觉了,来,耗着吧。”我印象里,是穿着毛裤的小腿和光着的脚,一开始还有温度,逐渐的感觉到凌晨的寒意阵阵袭来,后来甚至于到了几点,怎么睡着的,我都不记得了。

我记得脑袋嗡的一声,然后眼前一白,过了许久,才逐渐能看清楚东西,我回想过来,是父亲随手抄起垃圾桶,砸向我的头,粉碎的垃圾桶划破了我的脸,我甚至还没感觉到疼。为什么?因为午饭的时候,我说我不喜欢吃那个东西,我之前也说过我不喜欢吃那个东西。然后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,就是飞来的垃圾桶。

“这个春节,你爱怎么过怎么过吧,大过节的,摆个臭脸给谁看呢?你有本事,自己回去陪老人啊?你臭脸摆给你妈看啊?”紧接着,我看到他拿着菜刀从厨房里面冲出来,母亲见状一把护住我,他连通母亲和怀里的我一起打,我嘶吼着,我眼睛看不见了,带我去医院,妈妈,这个春节哪儿也去不了了。

我的父亲一直是一个不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,或者说,整个家族里面,父系的亲人都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爷爷去世,也是因为和别人发生了冲突,本来身体很硬朗。所以,我从小面对那些争吵,就只会选择沉默,冲突会让双方动手,我还小,永远是我受伤。任由他发火,任由他发疯,我当听不见就行了,他自己气一会儿,自己就好了。我打心底里看不起那些控制不了自己情绪的人,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住,你还能控制住什么?我希望自己能始终温文尔雅的,不会脸红脖子粗的破口大骂,那是街上的泼妇干的事儿。我真的,好害怕,自己的家庭,未来还会遭受无尽的争吵。

所以,冯冯冲我发火,唤起了我心底里面已经快忘记的那份恐惧,那份恐惧从我离开家,就消失了,我不用再忍受父亲的脾气了,我长大了,即使动手我也不害怕了。但是,这个清明节,挨骂的我,真的好无助,就和当初躲在麻麻怀里,望着拿刀冲过来的他一样,那些噩梦一样的记忆一下子就都又涌现出来了。我真的无法想象,这样的一个姑娘,一点不和她意,怎么哄都没有用,道歉没有用,说以后改没有用,就要指着鼻子骂你,骂到她痛快了为止。我真的好害怕,我好害怕那种争吵的气氛。只是做饭这样一件小事就能这样,如果出了别的事,不符合她意,会是怎么样,砸东西吗?拿刀吗?我的孩子,也要经历我童年的那段灰暗吗?

所以,清明节,看着手机没有微信消息,没有未接来电,我好解脱。但是我真的又好害怕,我害怕手机突然震动,她联系我了。

我想说什么呢

我接受不了一个自私的另一半

90后是被溺爱的一代,因为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,两个大人,四个老人,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,那还不宠着惯着?我很庆幸我的家族,虽然给我经历过一些灰暗,但是也学到了很多收益的东西。比如不能太自私,应该先为别人着想。这在90后这一代里面,太宝贵了。你能想象,一堆情侣,一个人总是为另一个人考虑,而另一个人别受煎熬,你别对我这么好,你自私一点好不好。这是一番什么场景吗?

男生后来总会承担起相应的责任的

我从小生活就是只有学习。我第一年高考,只考上了二本,父母觉得我丢了他们的脸,成绩出来的那一个晚上,父母什么话都没有说,出去了。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,真的好害怕,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我就是这样,我只能考这么高的成绩,我有什么错。

后来,一年复读,每天1点之后睡觉,印象里是白色的马克杯,飘着热气的咖啡,紫色和红色的五三,以及拿到成绩单,无忧无虑的夏天。

再后来,大学,工作。我离开了原来那个家,我试着自己一个人生活,事实上还好,虽然生活懒散,但是偶尔兴致来了,收拾收拾房子,打扫打扫卫生,自己买些菜,煮个啥菜啥肉都有的面条,日子还是挺开心的。每天洗一次澡,半个月换一次床单,只喝怡宝不喝自来水,自己一个人也挺好。

也许对我而言,小时候,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,角色是一个小朋友,考一个一本就够了。上了大学,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,角色是青年,找一份好工作就够了。参加工作以后,任务是工作、学习、找对象,角色是成年人,干好工作、充实自己、陪伴女票就够了。结婚以后,任务是顶住这个家,角色是丈夫、父亲,那要承担的就更多了。但是,我们不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过来的吗?我想,我最不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自学能力了,这也是我获得目前这份工作,获得目前一切的原因。一个男生,只要是需要,有另一半的陪伴,两个人一起成长,一定可以完成角色的转变。

我接受不了一个易怒的另一半

我后来名表了,一个人的脾气,是基因里面带的,有些人可能真的控制不了他们的情绪。我受够了父亲的坏脾气,我从小忍耐,自己早已不善于喜怒形于色了。我希望我自己温文尔雅的,我也希望我的另一半能够温文尔雅的。我还希望我的丈母娘,我的老丈人都是知识分子,都是温文尔雅的。从此再不会有无休止的争吵,我的孩子不会经历我有过的恐惧了。

最后呢

母亲来电话了:

“怎么样呀?清明节你们小两口开心吗?”

“嗯,开心,好着呢,你别问啦!”

“做了什么吃呀?去哪玩了呀?”

“你怎么跟查水表一样,什么都问哦,好着呢!”

明天就要上班了,零零散散的,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,今天看了医生,结膜炎一周了,怕出问题,结论是干眼症和结膜炎。测了视力,没有太大变化,做了着色,医生说黑眼球周围有一些着色,看得出来感染,但是视神经是好的,没有问题,也算是送了一口气。但是这段时间确实感觉看东西有些吃力,可能工作的原因整天看电脑,加上结膜炎还是有影响吧。

我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,我的内心告诉我,离她远一点吧,她不是第一次对你发脾气了,你不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哄她了,她变不了的,你这一次能躲回家,未来呢,还要多出去吗?自己偷偷睡公司,然后对父母说没事,晚上加班?还是跑派出所,我酒驾了,求求你抓我进去,我不想见我老婆。你也配不上她,她说的没错,她的条件很好,能找到工作、性格、生活方式、社会资源地位各方面都比你成熟的人,你现在粘着她,未来总有一天,她还是会觉得自己吃亏了,还是会有争吵的。但是,父母很希望我维护好这段感情,但是,其中的煎熬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加油吧,让自己忙起来,也许就忘记了。至于其他的,以后再说吧。